设置

关灯

春梦(微h)

    天色暗下来了,周围静悄悄的,隐隐约约听见外面有学生读书的声音。

    如果办公室里有摄像头,就能看见书柜间的这个角落,男人宽阔的胸膛覆在女人背上。

    他们衣衫整齐,微有凌乱,下身紧紧相贴,女人的屁股挨着男人的胯心,肆意激烈地摩擦。

    陈泰来已经泄了一次,内裤都湿答答的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男人按着她的胯骨一阵剧烈的抽送,他发出一道性感的鼻音,抖着臀喷射。

    女孩失神地抓紧他的手臂,还在颤栗,感觉他的呼吸几乎要烫伤她的耳膜。

    秦兆沙哑地低叹:“好爽。”他揉了下她的屁股,轻佻地把她的手抓进敞开的裤链里。

    陈泰来摸到了子弹内裤兜住的沉甸甸的精液,她羞得立马缩回手,恼火道:“流氓。”

    秦兆懒散地笑了下,有股事后的倦懒,他勾了勾她耳边的碎发,“手机不想要了?”

    就知道威胁她!陈泰来忿忿不平地剜他一眼,又迟疑道:“你、你没看到什么吧?”

    想起这个,秦兆唇角的笑就微微僵硬,远离了些,淡声开口:“有什么见不得人的。”

    他似乎有些不悦,陈泰来敏感地察觉,还没说出什么弥补的话来,就听到门外传来学生们叽叽喳喳的声音,她赶忙换了个地方。

    几个学生簇拥着华老师进来,陈泰来打了个招呼准备告辞了。

    秦兆坐在椅子上,面色冷淡地沉默着。

    “哎呀,你要走了啊。”华老师惋惜道,她看向秦兆催促:“你送送人家啊。”

    秦兆淡淡地说:“待会不是得送您回家吗?”

    他真的不知怎么不高兴了,陈泰来有些无措和委屈,也别开脸硬气地推辞。

    “我要你送干嘛,又坐不惯你那车。我坐小李的车回去。”华老师敏锐地发觉自己孙子和女孩之间的不对劲。

    女孩长相明媚,性格温婉,她对此乐见其成,早就想找个姑娘管管浪荡的孙子。

    秦兆从善如流地同意了,嘱咐道:“那您到家了给我个消息。”他率先迈着长腿出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