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回忆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这事对她的影响还挺大,下午补觉的时候,她做了各种光怪陆离的梦。迷迷糊糊的时候又忆起了和秦兆的初遇。

    那都是七八年前的事了。

    她还记得那天春意烂漫,阳光清透温暖。

    而她被痛经折磨得焦躁不堪。

    那时父母正处于离婚的边缘,整日不着家,她只能独自去买点药。

    大概运气背,刚拐过街角,一辆汽车突然驶出来,吓得她脚一扭跌在地上。

    车主似乎也吓了一大跳,气势汹汹地下车,大声嚷嚷:“眼瞎了啊,没看路吗?”

    陈泰来慢慢爬起来,脚底一股钻心的疼。

    她心里又怒又痛,翻腾的情绪让她气得想骂人,她冷冷道:“这是红灯,你没看到吗?”

    车主一噎,转口又说:“老子又没撞上你,装什么装?”这条街的店都比较高档,平时没多少人,又看她年纪小,车主更加有恃无恐。

    一股厌世感席卷了她的理智,陈泰来脑子和小腹同时一抽,恼火地脱口而出:“那你是赶着投胎去吗?”

    这下倒把车主激怒了,五大叁粗的一个男人沉着脸朝她走来。

    陈泰来不由得后退几步,暗自有点后悔管不住自己的脾气,拼命开始想对策。

    不知道她这刚学了几天的女子散打能不能行?

    “欺负小姑娘呢?”身后蓦地响起一个低淡的声音。

    不知何时,路边那辆敞篷跑车边站着个人,高高瘦瘦的。

    车主动作一停,陈泰来目光瞥过去,男生弯腰从车里拿出烟,点了支,靠着车,视线懒懒地落在这边,眉眼出众。

    陈泰来不知怎么脑内灯泡一亮,面向男生凄凄切切地开口:“哥哥!我错了,我不该乱跑的,哥哥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