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失禁(h)

    秦兆顿觉原则岌岌可危,他忍了忍,待那柔软的奶子压在他赤裸的背上绕着那两点磨,那根理智线断了。

    男人转身就把她压进了床里,捞起她的腿对准猛地尽根没入,只留两个囊袋撞在穴口。

    “你就想让我肏死你,嗯?”

    陈泰来痛呼出声,指甲掐进男人背脊里。

    真的太紧,秦兆咬牙缓了缓射意,见女孩眉目微舒,慢慢抽动起来。

    媚肉紧紧吸附在阴茎上,随着抽插皱褶层层迭迭咬着柱身。

    他仰头低喘,大开大合起来。每次都整根抽出,再重重捣入,龟头撞在宫口处,被小眼吸得尾椎发麻。

    “不要了不要了……好深呜……”身下的女孩无助的摇头低吟,明媚的脸上一片潮红。

    陈泰来早已神志不清,药性让她挺腰送穴,双腿勾着他的背蹭擦着。

    “嗯,这么紧还说不要。操,爽死我了……”男人尝到情欲的快感,像永动机一般不知疲倦,只知道抽和插。

    他把她的腿推到胸口,盯着交合处捣得剧烈。

    穴里缩得厉害,她的声音急促起来。

    终于他猛地擦过宫口,撞在软肉中的G点上,上翘的龟头棱角狠狠剐蹭而过。

    陈泰来只觉一阵尖锐的疼痛后快感陡然剧烈起来,她细声尖叫着他的名字,弓着腰泄了出来。

    秦兆长嘶口气,被箍得停了下来,看着女孩高潮后艳丽非常的脸上露出失神的表情,掐着她的乳粒,笑:“这么爽?”

    她无意识地往他怀里钻,秦兆心里莫名一软,低头咬她的唇,笑喃:“刚才那么嚣张,一操就乖了,嗯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