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十年后突如其来的车祸,第一个男宠体育生登

    正说着,许宁手机上突然来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哎呀,是我老师,嘘,你先别说话。”张放点头。

    许宁赶紧接起,声音十分乖巧。“白老师?”

    电话里是个男子声音,张放听不太清俩人在聊什么,只好在一旁不说话,等待女友接完。

    许宁挂了电话,声音有点低沉。“有个广告拍摄,在上海需要我过去,白老师说要带我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张放听出来一丝异样:“怎么?宝贝有点担心吗?”

    “白老师一直对我有点那个意思。我很想挣这个广告费,但估计他是要单独带我去,我怕发生点别的事。”

    张放略一沉吟:“我陪你去。”

    还没有决定职业去向的张放,从此开始介入许宁的工作,也逐渐成为她最可靠忠实的保镖和性爱伙伴。这一陪伴就是十年,也见证了许宁从寂寂无名走向事业巅峰。

    一个颁奖礼结束后,张放决定独自驱车先回两人爱巢,一场始料未及的车祸发生了,张放受伤住进医院。

    许宁经纪人车祸的新闻一度充斥热搜版面,但毕竟没有造成死亡,随着热度散去,路人也不再关注这桩娱乐圈的边角新闻。

    夜晚,出院后的张放回到家里,等候许久的许宁迎上来抱住他。如今的许宁早已不再是当年清纯的女学生,在娱乐圈完全脱胎换骨,蜕变成为魅力万千的人间尤物。

    “宝贝,恭喜你出院!”

    张放心事重重,但见到爱人还是十分欣喜:“还是家里好啊,医院住的我都烦了。”

    许宁柔情似水的黏在张放身上,轻轻抚摸着他鼓鼓囊囊的裤裆,想要的意味很明显了。

    “好久没那个了,我把家里的假阳具都玩遍了,还是你的好。”

    “哟,这么想要啊。那让我摸摸,你做好准备接待我了没。”

    张放把手伸进许宁的睡衣里,隔着她的内裤把玩阴户,水渍早已透过布料流到他的大手上,他甚至已经能闻到熟悉的甜骚气息。

    张放把许宁打横抱起,放到沙发上,粗喘着气一把就扒下她的内裤,黏腻的爱液跟阴道口之间拉出透明丝状物,许宁已经忍不住提前呻吟为他的冲锋预热了。

    张放俯身含住她粉嫩嫩的阴唇,舌尖卷住阴蒂,合着淫水,上下内外舔舐起来。

    他太熟悉许宁的身体,再加上本就高超的技巧,许宁阴道里积攒许久的春意很快在他的舌尖尽情释放,沙发上留下一片合欢后的痕迹。

    但许宁扒掉张放的内裤后有点吃惊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……没硬?”

    张放脸上表情也很难看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住院以后,好像就有点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俩人沉默了。

    许宁二话没说,把他推到沙发上,自己低头趴在他的胯间,含住龟头开始用自己的嘴给他的鸡巴套弄起来。

    张放的阳物就算不是勃起状态也是相当可观一坨,但与以前不同的是,不管怎么刺激它,阳物都不再兴奋,再也没有硬挺挺勃起的壮观雄伟。

    许宁虽然刚刚阴蒂高潮过,但见此情形,也一下子性致全无。

    两人默默穿上衣服,回了房间。

    张放虽然觉得十分憋闷委屈,但也不知道为什么,自己就突然失去了勃起的能力。其实在医院他尝试过手淫,但阴茎再也没有硬起来过。

    其实最近这几年,虽然张放的姿势和技巧都远胜以前,但是毕竟身体已经不如20岁,但许宁的欲望远超20岁的时候。只要到了闲暇无人的时候,许宁就迫不及待扒光张放,刺激他的阳具勃起,然后迫不及待的插到自己阴穴里,纵情玩乐。

    张放心里突然闪过一个悲情的想法:难道自己已经彻底不行了。

    自从张放彻底阳痿以后,许宁对工作人员的脾气就大了不少,团队里的人不明就里,但张放心知肚明,因为许宁的性欲得不到出口。

    她每晚都当着张放的面在网上下单情趣用品,光着身子睡觉,张放帮她口到潮吹之后,也依然得不到满足。

    这样的日子真的太别扭了,张放打算跟许宁好好谈谈,何况他已经有所准备。

    虽然他一想到许宁被别的男人操逼就难以接受,但这么下去,俩人名存实亡的感情关系也早晚走向崩溃。

    但许宁和张放的金钱关系早已牢牢绑定,牢不可摧。张放安慰自己:只要她能高兴点,不就是那点事么,反正我们才是真正的两口子。

    “宝贝,我帮你物色男人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显然有点出乎许宁意料之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