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往事13对别的女人的喜欢不屑一顾,突然好想

    小艺一会功夫就高潮了,夹着腿一抖一抖的,又流了好多水,舒服的哼哼唧唧,还拉着张放的手,媚眼含春。

    小艺心里对张放更喜欢了。虽然依然没潮吹,但刚才他干得自己真的是欲仙欲死,年轻人的腰和鸡巴就是好使啊。

    而且,他每次进洞后都保证她先高潮了以后才射精,这种服务精神和持久度,在男人里也是少见的。

    至于潮吹不潮吹的,她并不在乎这个事儿。

    但张放有点介意。

    他自从见过许宁潮吹之后,就再也没办法忘记那个场景了。

    那就像是一首乐曲一样优美。

    跟小艺毫不克制的骚浪叫床声相比,许宁的叫床信息量要大很多很多——在张放看来。

    许宁的呻吟带着一种介于痛苦和舒服之间的感觉,好像在压抑自己的快感,更让人回味,也让张放感觉慌乱和心疼。他甚至怀疑自己,是不是自己动作太粗鲁了,而且是第一次,弄疼她了?

    他每次抽插,许宁都会抱着他微微颤抖,这也让他感到战栗,俩人仿佛就是连体婴,她快乐他才快乐。

    她需要很长时间才能高潮,但中间会潮吹好几次,每一次从阴蒂头的地方喷出忽大忽小的水柱时,张放都感觉幸福到头晕目眩。

    当看到自己下体喷出热乎乎的液体浇在张放腰腹部的时候,许宁都会表情非常非常害羞,脸扭向一边,但手却更紧的抓住他,屁股也会不由自主往前拱,让他的阴茎插得更深,跟她阴道内壁结合的更紧。

    奇妙的还是里边,在做爱的全程里,从子宫口到阴道口,她水穴里的每一处软肉都会一直紧紧吸着张放的鸡巴。张放都会被自己下身这个肉棒传递来的强烈快感给搞得晕晕乎乎。

    许宁肯定不是最紧的,不然自己的鸡巴肯定放不进去,但她的阴道一定是最会吸的。

    光是回忆了一下,张放就又要晕眩了。

    他都没意识到,才短短一天的时间,自己就会有这么想念她。

    许宁潮吹,就像是一个新开发的名胜景点,仿佛天工造物,让人过目难忘,令人狂喜的是,张放本人参与了施工。

    可是突然他才意识到,现在躺在他身下的是别的女人,他让她高潮了两次,却没有出现潮吹。

    张放告诉自己,这女的不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