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往事12干着别人却想着她,原来许宁长了个稀

    如果不是张放一直在胡思乱想,就冲小艺阴道里流出来那么多骚水,就冲鸡巴的坚硬程度,今晚本该是他在vics妹子圈里插旗不倒一战成名的一夜。

    张放一边在小艺下体努力打桩,一边听着她啊啊浪叫连连,卖力还是卖力的,享受也是享受的,只是逐渐没了兴致。

    他甚至冒出了可怕的想法:一会赶紧射了算了,困了。

    小艺远没有许宁那么难高潮,但客观来说,她的小穴也没有许宁那么紧致幽深,许宁的阴道好像就让人有无穷的探索的欲望,但小艺的洞洞就属于干完就走,绝对不想再走老路。

    张放还挺愧疚的。

    人家女孩子把身体都交给自己了,结果他竟然冒出一丝嫌弃?

    小艺很快高潮了,没有潮吹,就是最最普通的高潮。她抽搐着双腿夹着鸡巴,身体一抖一抖的,抱着张放,一脸羞红。

    张放心里想,哦,原来不是所有阴道都会喷出水啊。

    原来真的不是所有牛奶都叫特仑苏,只有许宁才是特仑苏吗?

    见小艺高潮了,他觉得已经伺候到位了,马上毫无进取心的射了,鸡巴收工后,他躺在了小艺身边。

    这一来一回的,其实小艺心里还是满意的,佟扬带来的兄弟的小兄弟果然质量不错。

    小艺心里已经有了回床的打算,于是俩人光着身子聊起了天。

    “哎,张放,你单身吗?”

    “嗯我是啊。”

    “果然。我也是自己,我说,咱们以后常来常往呗。”

    小艺还挺主动的,一边说着,一边用一只手摸着张放软了的鸡巴头和阴囊,摩挲抠弄着肉茎上敏感的沟回处,摸的他裤裆热热的,突然还有点想尿。

    虽然经验不丰富,但张放也听懂了她的话外音,以后还想继续一起搭伴做爱。

    按理说,人家女孩都这么明确表态了,自己也应该有个明确的表示。

    可能因为有了赏脸的,张放的傲娇劲儿上来了,这个傲娇让他保持了20年处男之身,他也知道自己有点贱,只要女孩子稍微觉得他还不错,他就能把自己生理上根本不存在的逼给装到天上去。

    可惜他好歹是个帅哥,所以完全不缺人喜欢,这也导致他格外重视自己的初夜,觉得千万不能随便给。

    现在呢,已经不是处男了,但他的男根还是宝贵的,还是探索新世界重要,暂时还不想跟哪个女的绑定。

    张放傲娇的想,此时此刻,就算是许宁叫我以后一起睡,我都得考虑考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