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往事10做了场没有她的春梦,晚上开始摸别的

    这次的睡眠,是一个深度睡眠,张放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,梦里他的鸡巴比这个梦还长,插得洞比睡眠还深。

    梦里,张放格外天赋异禀,可以说是现代嫪毐,走在北京的大街上连衣服都不穿,长长的阳具就在腰间甩来荡去的,硬了就狰狞地立在裆前,一硬就是八小时,随时散发着谁行谁上的气息。

    这么龙傲天的鸡巴,路上的男人谁看了谁嫉妒,姑娘多看几眼就流水,连骚0看了都想被干一炮。

    但路上没有许宁。

    他就这么在路上一路走一路干,操弄的每一个洞都高潮潮吹不止,然后他带着被形形色色的女人喷得满身的阴水,雄赳赳气昂昂走向下一个阴道。

    但张放始终没射过,他起初还感到拥有巨根的自豪,操的很带劲,可操到最后甚至连快感都没有了,好在他自己还很清楚地知道这是梦。

    做爱凶器太大,操洞难度太低,性这事儿就变得没意思了。

    张放是惊喜着入梦,烦躁着醒来的。

    猛地一睁眼,他发现自己还躺在刚才跟许宁做完爱的床上,浑身大汗淋漓的。

    又是睡得天昏地暗,老二立着,有点涨的难受。

    他又硬了。

    哎——

    张放对自己也很无语。他青春期开始就是个欲望很强烈的人,现在跟许宁初步开发过以后,好像更想做了,连春梦都这么不要脸这么自信了。

    但他跟许宁是在一个朋友的局上认识的,俩人竟然当时就鬼使神差一起回了家,做了十几个小时不说,连个电话都没留,现在回想起来简直后悔。

    怎么好意思跟朋友要她的电话呢?更何况都不知道许宁是哪个朋友叫来的。

    张放安慰自己,算了,好歹以后也不是处男了,经历了这么销魂的性爱,是正正经经操过逼的男人了。

    一看表,又是晚上了,张放收拾好书包,打算晚上回宿舍住,一方面是跟哥们吹牛逼,一方面也可以一起打游戏。

    正出门前,张放的诺基亚响了,有人来电话。

    “嘛呢,晚上出来嗨吗?”

    电话是张放的好哥们、也是一起长大的北京发小,佟扬打来的,打开免提就是浓重的胡同口音。

    “打算回学校呢。”

    “哟,装你丫挺的叁好学生啊!都搬出去住了,还不抓紧你这宝贵的处男时光,赶紧多出来玩玩啊,万一今晚就给你破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滚滚滚,你他妈才处男呢。你们哪儿呢?”

    “vics,来不来?今晚给你介绍新妞儿,性格特开朗,我觉得你俩可能有戏。你记得提前买套儿啊。”

    张放思考了下,算了,宿舍那帮外地学生就知道关门打游戏撸管,一见到活的女生就哆嗦的话都不敢说,处男纯度比自己还高,还是多跟早就屌经百战的佟扬多玩玩吧,既然已经不是处男了,那就多跟真男人混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