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2章裴氏

    安置好了黑云和小白驹,稚玉让侍女伺候她洗漱沐浴,却在躺下后遣走了所有侍女,悄悄从榻下摸出一本薄薄的书,就着床边的摆灯翻看。

    她翻动书页,只见里面每页都勾勒了男女的交合之态,还有注解,配以仔细的私处勾勒,实在让人面红耳赤。

    ——大邺虽有男女大防,但并不严慎,世家着姓之女更是颇有豪放者,更别说公主,豢养面首乃是常事,这便是一位施姓世家女所着之书,细细描绘了男女之间应如何交合,女子又应如何洁净下身,还有用蒸药熏体止痒之法,在闺阁之间流传颇广,很多世家女都会放一本在家里压箱。

    程稚玉的这本是从裴若谙的书箱中翻到的,裴若谙来鸿嘉殿伴读,带了许多书箱,她无事便喜欢翻看这些书,前两天无意间看到了这本,好奇得紧,就悄悄带了回来。

    将灯烛拿近,稚玉看到画中男子将胯下之物并入女子穴中,女子身上未着寸缕,只一条薄薄的披帛搭在臂间,面色潮红,甚至交合处还点了滴滴水痕,着实生动诱人。

    程稚玉感觉喉咙有些发干,再翻一页,画中女子正在行自得之事,双指放于腿间,按住女子极乐之处,神色妩媚动作放浪,看了耳边仿佛都能听到女子呻吟之声。

    合上书,稚玉平躺在床上,耳根烫得吓人。

    她伸手抚弄自己的娇乳,自去年来了葵水以后她的胸脯就鼓起来了,腰肢和臀部也有了曲线,几个侍女为她穿衣时常常笑着揉她的双乳,说以后公主必将长成一个大美人,名动天下。

    ——大邺对女子并无过多苛责,这些侍女在宫中都有自己的情人,要么是禁军,要么是侍从,也有阉人,但皇室认为用阉人乃为灭人欲,所以邺宫里的阉人极少,哪怕罚没了也不过是去北地流放,或是送去皇陵服苦役。

    想着刚才书上的姿势,程稚玉慢慢将手伸到自己裙中,手也钻进亵裤里,摸到了自己的小穴。

    很软,但好似不像书中所画那样,只能摸到紧闭的两瓣贝肉,并不能摸到那一点敏感所在,形状也不像绽开的蜜桃。

    她用手指顺着肉缝抚摸,因是第一次,也不得章法,更不知道舒服的地方在哪里,只用指尖胡乱的戳着点着,可竟也得了一丝快意,穴缝慢慢渗出了透明的蜜液。

    她把指尖拿出来,上面沾了一抹晶莹,一点点,足够让她好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