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100「po1⒏υip」

    十一月的某一天,江璟刚刚下课,接到晏随助理的电话,他的语气疾速,飞快道:“江小姐……晏总他在办公室昏倒了…您快来一趟吧……哎哟,晏总!晏总!”

    “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助理啪啪拍大腿的声音清晰可闻,电话被他掐断。江璟一颗心被狠狠揪住刺痛,她当即跑回办公室撂下书本,拿到车钥匙便往楼下狂奔。她从小就体质不好,跑步更是不擅长,秋风往喉咙里猛灌,她坐在驾驶室上气喘吁吁,慌忙搓着手,等到自己冷静下来才去开车。

    晏随怎么会晕倒,他的身体那么好……会不会是感冒发烧了,江璟不断自责着最近疏于关心晏随的身体,她好久都没过问过他是不是不舒服了。这一个多月,她一直在跟他怄气,晏随每天都尝试跟她搭话,她却不肯认真聊,常常叁言两语就打发了他……

    江璟很难过,猜测着晏随会不会很严重。她开得比平时快,尽管着急但还是很稳,赶到晏随的新办公室时,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分钟。

    她推开门,远远看见平躺在沙发上的晏随和蹲在一边的助理。

    她安抚性地摸了摸胸口,跑过去,“晏随……?”

    她蹲下把手臂搭在他的胸口,倾身看他的脸,“怎么会这样……叫救护车了吗,他为什么会晕倒……?!”江璟摸摸他闭合的眼睛,难过却忍着哭意,大声问助理。

    “我出去叫救护车,江小姐在这里陪一下晏总,哎哟都打过电话了我出去看看,肯定出了什么问题了……”小助理一边走一边说着,神情认真无比,江璟嫌弃他做得不够好,怎么可以还不把晏随送到医院去。

    江璟拉起晏随的手感受着他如常的体温,在他身旁一直安静地陪着他,煎熬了几分钟,助理还没回来,她生气又担忧,自己打急救电话。

    对面的接线员很专业,江璟攥紧晏随的手尽量保持镇静一一回答,正要报上地址,手里的手机突然被夺走,晏随对着手机说:“不需要了,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他摁掉了电话,在江璟生气要骂他之前,一把抱住她,紧紧锢在怀中,他柔声道歉:“对不起,别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想骂我这么开玩笑骗你,但是小璟……我这么多天真的很难受。你不理我,我们的关系就好像回到了你怀孕的时候,晚上我很难睡得着,想你是不是没那么喜欢我,更不像我需要你一样需要我,所以可以忍住一个多月不跟我说话,真的没有人比你还狠心了……”

    晏随的声音在发抖,夹着一些含糊的鼻音,江璟彻底呆住了,晏随哭了。他怎么会哭,他很少哭,他以前在自己面前哭过吗……江璟怒气顿消,心开始钝痛,慢慢挣开手,抱住了他的腰。

    “上周我去看心理医生,好像什么用也没有,我只知道,你再这样惩罚我下去,我一定会疯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错在先我道歉,你能不能,原谅我……别每天这样冷冰冰的,我受不了。”

    晏随揩下眼角的眼泪,呜咽了两声,下巴磕着她的肩,想着还能说些什么让江璟心软,他好像词穷了。

    “你看了心理医生?”

    他忙答:“嗯……我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……对不起对不起,我不知道你会这么难过……”江璟不停道歉,手掌温柔地抚着他的后脑,试图抚慰他心里的忧惧,“你不要多想,我错了……冷暴力是不对的,我就是…就是想让你想明白不能那样做……对不起,以后再也不会了……”

    江璟知道晏随特别没有安全感,本来暂时不能满足他需要婚姻的要求就已经让她足够愧疚,弄到现在他的精神状态如此脆弱敏感,她只是更加责怪自己。既然选择要和晏随在一起,就要负起一些伴侣的责任,关切他的身心。

    江璟经历过两次破碎的婚姻,消极的心渐渐被晏随暖热,虽然她和晏随的感情显得不伦不类,但是对于现在的她来说,他和晏由的陪伴,弥足珍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