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20好想要她

    “开始吧。我不想再听你说一句废话。”

    晏随警告完江璟,仰躺在沙发上,刚才喝的烈酒,现在开始上头了,血管发胀,感知力下降。

    他半睁着眼睛,透过不宽阔的视线,看见江璟从颓丧中苏醒过来,她的神色透着深深的无力感,表情复杂,欲言又止,包含着怨怼、嫌恶和惧怕……丝毫看不出他强调过的甘愿。

    他没教会江璟。

    江璟学不会心甘情愿臣服,但大概学会了该如何讨好晏随,让自己蒙混度过关。

    她稳住翘起的茎身,将龟头对准自己的穴口,往下坐,过程不艰难,但是格外折磨人的心智。先生走的这段时间,她肯定会背着他,和晏随这样媾和很多次。幸好先生什么也不知道,她不要先生知道。

    江璟坐到一个深度停住,双手搭在晏随肩上借力,开始提腰吞吐阴茎。敏感的神经是不讲理的,她感受到不该有的快感,更要命的是,这快感的掌控权在她自己手里。她可以快,获得更多刺激,也可以慢下来敷衍了事,一面是道德谴责,一面是晏随给她的威胁和煎熬,江璟选择站在中间。

    这样不温不火的性爱不是晏随喜欢的风格,他低低哼了几声,渴望肏进更深的地方,欲求不满,只能主动争取,酒精扩散至全身,醉汉不知轻重,挺腰。

    “啪——!”囊袋狠砸在皮肉上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嗯唔……”

    “全都插进去了,好舒服……”

    晏随脸上带上了些许醉笑,他掐住江璟的腰往下摁,把她钉在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紧接着抬头嘬吻她胸前的皮肤,嘴唇、牙齿、舌头,交替厮磨细嫩的皮肉,他扣住她的腰,剥开她肩头的衣服,将圆润的肩头包裹在手心,绵密的吻持续向上移动,等吻到脖子上的吻痕处,停了下来,脸卡在脖颈里喘着气,江璟垂首,垂下的发丝轻抚晏随的侧脸。

    晏随推开她,让他们离得稍远一些,像一个辛苦劳作的花匠,欣赏自己在江璟胸前他种下的玫瑰。

    江璟没去看那些痕迹,她只注意到,晏随的嘴唇经过长时间摩擦,异常红艳,血液要从薄皮里迸射出来一样红。

    “想干你。”晏随就这么插着她,眨了眨眼说着。

    他醉得不轻了。

    江璟嘴角下撇,将头发都撩到背后,仰着头,抬臀,吐纳晏随的阴茎。男性的硬挺和女性的柔软,男女的性爱器官天生契合。

    江璟在他身上起起伏伏,漂亮的肩颈大方地显露,色欲气息蒸腾,迷乱了晏随的眼睛,他稍稍张嘴辅助呼吸,想要更多氧气。

    江璟好美,他想要她。

    可是她就在他怀里。

    酒精麻痹了大脑,晏随的思绪开始紊乱迟钝。

    “动快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江璟闭了动作,气喘吁吁,腰腹都裹上了薄薄的汗液,。

    “小妈好漂亮,是因为长得漂亮,才特别招我爸喜欢,对吧……我爸喜欢你年轻漂亮。”晏随的嗓音有点哑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江璟回答他的问题,呼吸节奏被打乱,喘不过气。

    “肯定是……”

    正是晏随脑子昏沉的时候,门突然从外面开了,走廊的光线射进来。他的精神瞬间振奋,反应迅速,摁住江璟的头,让她趴在自己颈窝处。江璟吓得抱紧他,呼吸不畅,气喘声生生哽住。

    “哎哟,二位躲在这儿说什么悄悄话呢?”

    晏随有些吃不消江璟紧张的时候乱缩的逼穴,压低嗓音:“谁让你进来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