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17小妈,罪魁祸首

    晏随压着她狠做了一通,舒坦地射进江璟的身体,抱着她继续亲热了好一阵,侧过身体,瞥见江璟垂下去的手腕上沾着几抹血色。

    他瞪大眼睛,一把摁住她的手臂,仔细看清楚了新鲜的伤口,吼道:“你他妈脑子有病是不是?!没有知觉,神经都死了吗,还是眼睛瞎了,自己流血了都看不到?!”

    江璟被人骂了,有些难受,疲倦地半睁开眼睛:“不疼。”

    “你他妈有sm癖好?”

    江璟撇撇嘴摆头。

    “没有你就是有病,妈的……”他低头去扯项链,但链子沾了点血,尤其是接口的地方,被血色模糊的结构,他烦躁地解了好半天才把扣子弄开,他把链子扔在床头,抓起她的手看。

    降低音量嘀咕:“也不是很严重,怎么这么多血。”

    江璟叹了口气,难得笑了:“可能是你的血吧,你也没有知觉了呢。”

    晏随动了动肩膀,终于迟钝地感受到了肩背上的一点点割痛感,他扭着脖子看,只能看到一点点伤口,他背过身让江璟帮他看,他问:“还在流血?”

    江璟跪起身,伸手摸了摸那块划伤的皮肤,“流过了,停了。”

    晏随活动两下肩胛骨,起身穿上裤子,光着脚在房间里走,走了两圈才想起来药箱在哪,他拿出药箱,不轻柔地放在床上,别别扭扭道:“我先给你弄,等下……你给我弄。”

    江璟努力想把破碎的内衣提上去,但是失败了,只能这样继续胸前一片袒露。

    晏随从床边捞起自己的衬衣扔到她身上,“包好,我现在没有心情看。而且涨价了,我看着总觉得亏得慌。”

    涨价,亏得慌?

    江璟笑不出来,简单扣好几个纽扣,向他伸出手。她身体疲累到,一直强撑着精神,更没工夫在意这些口舌之快了。他爱说什么就是什么吧,反正她也不会说话,只能给自己招致更大的烦恼。

    晏随显然是熟练这类简单伤口的处理的,江璟却极少干过这种事,一直默默地在心里学着。

    晏随不说话也不盯着她的时候江璟能稍稍放松些,这个男人的脾气虽差,也不至于对着他的小伤口撒盐,大做文章。他很快便弄好了,没弄纱布,贴了几个创口贴在上面,弄的不仅丑兮兮,还扯痛了江璟的皮肤。

    “你别跟我爸亲近。”他不自觉捏了捏手中的细手腕把玩,觉得握在手里挺有趣的。

    “嗯,好。”江璟抽回手,晏随转过身。

    江璟用棉签缓慢地往背上涂碘伏,晏随侧脸:“你会不会弄,快点,你该回去了,司机等会儿要打电话来问了。”

    江璟加快了速度,刚刚清理完伤口,她的眼神便愈发虚了起来,脑子有点隐隐胀痛,她预感自己的身体有些不适,想赶紧收拾好回家,可是越强撑越难受,没撑几下,最后连手都抬不动了,她用尽最后一点力气颤巍巍把药水盖好放妥,意识一轻,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晏随背上一沉,他转过身,江璟失去支撑,倒在他腰边,幸亏他及时接住,险些倒到地上去。

    “江璟?江璟?”晏随轻轻摇晃她的肩膀,人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“怎么这么不禁弄……”

    他摸摸江璟的额头,和自己的体温对比,他反复比了好几次,却觉得什么都比不出来,马上拿起电话叫医生来,顺便嘱咐司机不用去接小妈。

    在医生来之前,他必须要把江璟的衣服都穿好,那个医生也是个男人,男人最懂男人。

    于是晏随仿佛又回到了上一次给她穿内裤的经历,只不过这一次小妈不会害羞地想钻进被窝里,只是安静地躺在床上,任他摆弄。

    他一层一层给江璟套好衣服,给她盖上被子。又觉得不妥,把人从被窝里捞出来,将衣服全部脱下来,抱着她去浴室,用沾水的帕子把江璟全身都擦了一遍,一点一点仔细抠挖穴里的精液,用温水冲洗干净下体,顺便把自己也简单冲洗了下,最后再为她套好衣服。

    晏随一边弄一边想骂人,找个情妇还得他来伺候她,谁会耐烦。

    江璟的呼吸一直浅浅的,全程睁不开眼,只有在被弄疼了时难受地轻轻哼唧了几声。医生在外面等了一会儿,自从上回撞见豪门秘辛被晏随警告,他就活得战战兢兢,总担心有坏事临头。

    “你开车来的?”

    晏随坐在一边看着医生给江璟测体温。

    “是…是,我开车来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