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15小妈小妈小妈……

    江璟哭够了,觉得嘴巴里面难受,闷闷地坐在他怀里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我还硬着。”晏随提醒道。

    江璟呆愣地摆头:“我弄不出来的……”

    晏随笑笑:“下面还疼不疼?”

    “疼。”似乎觉得不够有说服力,她补充道:“很疼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自己撸出来,射在小妈嘴里,小妈把精液吃进肚子,好不好……”

    江璟怯怯看着他,脸上写满了拒绝。晏随掐了掐她的腰,低笑一声:“我像在跟你商量吗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语如利剑直指江璟,她喉咙一紧,惶恐地推开他的肩膀,从他身上爬下来,动作凌乱,差点崴到了脚踝。她又跪回地上,双手讨好一样地扒着他的膝头。

    黑色的长发遮掩住她的眼睛,晏随命令道:“抬头看着我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嗯……”

    江璟如堕冰窖,磕到了膝盖,但也无暇顾及,刚才她竟然有那么几瞬间觉得晏随会受用她刻意的撒娇,会稍微对她好一点……

    此刻晏随依然笑着,但是她却再也不敢去揣测他的心情。晏随要她用嘴接着,那她只能颤巍巍张开嘴,给他用。

    “不准不看我,不准走神。”

    晏随一边快速撸着阴茎,一边训诫江璟。

    他才不会跟他父亲一样昏了头,江璟一哭,就要抱住她哄,哄着哄着就把人娶回家了。情妇只是情妇,何必太过上心。

    听着晏随的低喘,江璟痛苦地抽泣,张着嘴巴,小狗一样哈气,眼睛里面干巴巴的,涩涩地痛。

    她足够听话,一直看着晏随的脸,清晰地看到晏随的表情越来越失控,喉结不停地滚动,两唇紧抿,但是那双眼睛却无比清明,像饿狼般死死盯住她,叫她不敢移开半分视线。

    “我改变主意了,解开胸衣,我要射到小妈的奶子上……”他喘着气说。

    “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说解开衣服。”晏随的语气愈发低沉,压制性更强。

    江璟哆哆嗦嗦扯开衣服,露出半边乳房,晏随眯了眯眼睛,继续命令道:“自己蹭上来。”

    江璟站起身,摇摇晃晃往他身上倒,晏随揽住她的腰,把怒胀的阴茎抵在柔软的乳肉之上戳弄,低头对着她的耳朵喊了一声:“乖狗狗。”

    江璟的脊柱酸软。

    马眼冒着前列腺液,蹭湿了江璟的前胸,龟头顶戳软肉,时不时会戳到被激起来的乳尖。江璟一只手撑在晏随的腰侧,感受晏随腰部的肌肉每一次发力和松懈,晏随的睡衣被她揉乱,她摸到了温热的皮肤,纤细的手在肌肉上胡乱地摸,她窘迫至极,想找到一个恰当一点的支撑点,手继续往上摸索,攀住了晏随的肩膀,她一抬头,晏随的目光如炬,突然低头,一口含住了她的下嘴唇。

    晏随捞起她的腰翻身把她压在身下,他跪在她身侧,愤恨地咬了一口夹被唇间的唇肉,江璟痛呼一声。

    “唔——”

    “咬死算了,咬死的狗才最听话。”

    晏随贴在她脸颊边,鼻尖戳进肉里,警告的声音仿佛通过肉体,直接传达进了江璟的脑子里,声音在脑海中久久不散。

    江璟偏过头,下唇颤抖:“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晏随摁住她的腰不准她抬起身体,粗鲁地扯光她的上衣,将胸腹的白皮肤都露出来,他伸手揉了揉乳房,对着江璟的胸部继续撸动差那么一点点就要射的阴茎,“小妈到底想用嘴接还是用奶子接,下面流水了,对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