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渭北春天树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17节(第1/5页)
<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

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

“这又是为何..难道又要打战了不成....最近这几年路上都甚是太平嘿...”

    “玉门关最近盘查的也严,路引要一张张盘查,假若人货牲畜有一点对不上,就要送到军里去受审...”

    春天顾不得疼,坐起来听旁人说话,难道真如李渭所说,北庭要打仗了?

    肃州郡东接祁连戍,西收瓜州,郡内驻有酒泉军,郡府设在福禄县,行至郡内渐有村庄人家,河水里浣衣的妇人,悠闲吃草的牧羊,扎着双鬟的伶俐小儿抱着竹篮向过路客商兜售货品,笑嘻嘻的捧着篮子里的宝贝,多是些草药瓜果,不知名的鸟蛋,山中河水冲下来的好看玉石,甚至还有卖一种红色胭脂花,捣碎了装在陶罐里,红艳艳的能染指甲,也能抹嘴唇。

    兰芝抱着包子在半路下了骡车,挥手向春天道:“好妹妹,可记得我说的话,路上小心些。”

    春天点点头。

    肃州是河西四郡之一,但军政不如凉州,富庶不如甘州,文化昌明不如沙洲,这里原是乌孙、月氏、匈奴旧地,汉朝霍去病在此地大败匈奴,终于将祁连纳入中原版图,风华正茂的翩翩勇将在此地受赏封侯,将汉武帝赐的美酒撒在泉水中与士兵共饮。

    大概每一个士兵将领的心里,都有一座这样的城,金戈铁马,沙场点兵,了却君王事,而后葡萄美酒夜光杯,万里觅封侯。

    春天记得,当年爹爹走的时候就是如此,他对娘亲说,等我功成名就,衣锦还家,长安城里会有一位春樾将军,你会成为风光的将军夫人。

    其实衣锦归乡者少之又少,更多的白骨埋在无定河,埋在春风不度的玉门关外,没有人知道,没有人记得。

    肃州城坐落于祁连山脚下,沿路青葱渐稀,生机远不如甘州,青黑山石沉甸甸压在眼底,砾石满地随风滚动,一蓬蓬骆驼刺和芨芨草拢成半圆,东一簇西一簇,骆驼从远处抬起头来瞥一眼路人,又勤勤恳恳低下头嚼着草料。再往肃州西面走,慢慢满眼皆是荒凉的砾漠和沙碛,黄沙遍地,荒野萧条,走上一日半日才有绿洲清泉,玉门关外新绿不及,刀刃雪亮。

    肃州城不大,既不威严,也不阔丽,屋舍街道灰扑扑的有些破旧,处处透露着粗犷又干燥的气息,城里纵横几条大街一目了然,饮食多半是羊肉汤饼之类,做的粗糙,城里沽酒铺子甚多,家家都卖一种汉武御的烧酒,此酒醇香柔和,听说是汉武赐给霍去病将军的那杯御酒,此外瓜果甚甜,冰洌的葡萄酒风味最佳,来往多有穿盔带甲的士兵拉着大桶来买酒,也有醉醺醺的大汉卧倒在路边酣睡,普天下大概没有一个地方能像酒泉这般喝酒喝的如此理直气壮。

    春天想了想,让哑车夫往城西投店去。城西房舍杂乱,污水满地,是贫民胡人和过路行商停居之所,有专卖出行之物的驮市,例如骡马骆驼,驮架粮草之类,她曾翻到过舅舅书阁里原属于外祖的一本藏书,是几十年一位商人的西行记,说肃州驮市里有种鬼市,善渡沙碛者会收敛沙漠中死人衣服兵器,随身所带的银钱佩饰,或者无主的货物牲畜,也有做路证的买卖,例如官衙通缉犯人,没有路引出关的商人,可以由引路人偷偷带出边哨关卡去。

    第25章 又玉门

    她在驮市附近找了家胡店, 哑车夫拉住她,脸上满是不对之意,咿咿呀呀的指指城东处, 春天多付了车夫车资,点点头安慰他, 说道:“我知道, 我会小心的。”

    店主是高鼻编发的月氏人, 只得夫妻两人在店中,店小屋破,难得有客上门, 瞧见春天在门外, 早已掸掸桌上灰尘,满脸堆笑的迎上前:“这位小郎君,里头请。”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