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渭北春天树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16节(第1/5页)
<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

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

她衣里原挂着块碧澄澄的玉坠子,早已取下来,展开帕子给店主人看,“店主,您看这值多少?”

    店主人瞥了眼她手中的坠子,轻轻嘬了口气,接在手中仔细斟酌,坠子有婴儿巴掌大小,色如春水,凝如冰晶,是顶好的于阗碧玉,这样大小,又是不多见。店主人瞟着她的神色,翻来覆去,半晌慢悠悠伸出手指头比划:“十张茶券。”

    春天敛眉,佯装要走,店主人忙拉住:“姑娘,姑娘,有话好说,我再加十张,二十张茶券,可成。”

    “两百张。”

    店主人倒抽一口气,跌脚叫道:“我的姑奶奶,两百张,官中还要抽税,这是要把我的老命都搭进去。姑娘,您这玉成色不太好。看样子也是旧物,已经卖不出什么好价钱,哪就值两百张。”波斯店主抖着白胡子,气的便便大腹一鼓一鼓,“五十张。”

    她并不懂玉,但知道这玉是靖王府里出来的,定然是好东西。薛夫人遣人把玉送到家中,说是靖王送她的生辰礼,试探她的意图,她记得那时碧玉长姐喜欢的不得了,被舅妈一顿训责,赶着送到她屋里来。

    店主人有心想要,春天绷着脸分文不让,最后倒是以两百张茶券成交,可怜一块价值千两白银的好玉,最后低价物易他主。

    曹得宁自是蹊跷,自春天去后,心内越想越奇,靖王府的薛娘子他自是没见过,年前靖王老王妃做寿,他跟着珂哥儿送去王府的礼单里,靖王爷看中件高昌国出的夹羽毛织金五彩氅衣,特意挑出来送去后院,听王府的管家的意思,道是府里有位薛夫人快要生产,王爷心疼至极,日日里都挑着好东西往薛夫人屋里送。

    但当日在红崖沟遇见的那位小女郎却如何成了薛夫人的亲眷,这天长地远的,哪里有这样凑巧的事儿,说是侄女儿和姑母,这又是哪门子亲眷,没听说薛大人还有什么兄弟,怕是这女郎诓人不成。

    曹得宁思前想后,磨墨挥笔写了此事,用信鸽传去长安段家。

    春天收了茶券,在市集晃荡大半日,归的便有些晚,日暮夜黑,在坊里走着走着,迎面遇见李渭。

    李娘子头七已过,李渭脱了齐衰丧服,腰上束着白麻,上下打量她两眼,问道:“你去哪儿了?”

    “出去走了走。”她低声答,又问,“大爷怎么在此?”

    李渭没回她,领着她深一脚、浅一脚走在瞎子巷里,春来树叶抽芽,新绿悄悄探出墙头,因李家新丧,巷里一路挂了白灯笼,影影绰绰的单薄枝叶在晚风中轻轻摇曳在墙头。

    她被四月的春风吹着,突然有些被这柔软的风吹醒,李渭在前她在后,两人不声不响的走,春天摸着墙,看着他在前头的背影,突然道:“大爷,我今天去开源楼,本来打算找段公子了,请他帮我捎句话。”

    “段公子不在。”他声音沉稳,“你若有事,找曹大爷也是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她低声回: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她无端的有些落寞,垂着头跟在李渭身后磨蹭,李渭回过头来,见她戚戚然垂着眼,想了想,还是顿住脚步,问她:“你找段公子,想说些什么?”

    她深吸一口气,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不想说么?”李渭转过身来,漆黑的眼眸带笑看着她。倒不是去年初见时一口尖尖细牙咬住他的脆弱模样,晚风拂动她的衣袖,正是青葱年少的好光景。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