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渭北春天树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14节(第1/5页)
<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

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

他第一次说这么多话:“以前听见你同李娘子说...你娘原先有件稀罕首饰,是支八宝钗,原本打算留给你做嫁妆的....我找齐全了八宝,也替你镶了只钗子,你看看,喜欢么?”

    那是一支鎏金掐丝八宝钗,点缀八色玉石,霞光潋滟,璀璨似晶,光芒耀眼,水色动人,都是赫连广从商队里的珠宝商人那儿一个个搜罗而来,再找首饰师傅镶嵌而成。

    陆明月眼无波澜,握在手中无动于衷:“我会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杀了他,她也活不了了,她也只是一名手无寸铁的弱女子,一个容易招惹风言风语的寡妇,她的孩子怎么办,她的孩子会不会变成另一个孤儿,孤苦无依,受人欺侮。

    赫连广抓着她的另一只手,把沉甸甸的东西塞进她手中:“我的刀,从脖子或者胸口进去,必死无疑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看不起我,觉得我们羌人啖血食肉,野蛮粗鲁,我们是奴隶,是强盗,是蛮夷,但胡人和汉人一样,有血有肉,有泪有笑,我们也会喜欢女人,心疼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嫁我。你和嘉言,我来养。”

    陆明月咬咬牙,发出一声闷哼,握着手中八宝钗,发疯似的朝赫连广胸膛扎去,“你这个野蛮人,混蛋,禽兽。”

    她一连扎了数十下,赫连广眉头不皱,任凭胸口鲜血淋漓。陆明月无法自抑,嚎啕大哭,她永远也回不去的清风明月,小窗幽梦,她维护的那点体面都没有了,都碎了。

    赫连广抱住她,抹去她面上绵绵泪珠。用最直接的方式满足她,抚慰她。

    这片土地它不温柔,也没有那么开化,容不下什么脆弱的绮梦,也不需要什么束缚,人如蝼蚁,苟且偷生,活着最重要。

    第20章 上元节

    上元佳节,火树银花不夜天。长安城此日鸣鼓聒天,燎炬照地,好些街衢都设了高棚,棚下倡优杂技,关扑□□,饮食花样比比皆是,无论贫富男女,皆是炫服靓妆,香车宝马,呼朋引伴出来看烟火。

    段瑾珂正陪着家中母亲,祖母乘车游逛灯会,自己抱着才四岁的小妹嫣姝随行在侧,行至山棚一带,游人塞路,车马不通,只得带着家丁下来行走。嫣姝鲜少见过这样热闹景象,沿路兔儿鸟儿灯,糖葫芦,雪柳狮子球等买了一路,把身后的家丁的几双手都塞满了。

    “二哥哥。”嫣姝裹在大红的绒裘里,奶声奶气,“二哥哥,前头有卖狮子糖,我想吃狮子糖。”

    “前日里还囔着牙疼呢,这会又要吃糖。”小孩都爱甜,却不好多吃,怕糟了牙就不好看,“不怕二娘训你么。”

    “二哥哥买的糖,娘亲不训姝儿。”嫣姝笑眯眯,悄声在段瑾珂耳边道:“娘跟大娘走在前头看灯,看不见姝儿吃糖的。”

    嫣姝拎着五彩羊皮灯,抱住段瑾珂脖颈摇摇晃晃撒娇:“二哥哥,狮子糖呀。”

    段瑾珂一时抱她不住,肩膀晃了晃,嫣姝的五彩灯笼从身旁一群锦绣罗绮的仕女头上掠过,流苏勾住一位苗条欣长女子头上插的捻金雪柳,女子头上还披着绮罗发纱,此时一并随着雪柳滑落肩头,露出一头浅色头发,段瑾珂只听见那位女子捂着发髻,轻轻啊了一声。

    两人一打照面,段瑾珂看见那双水色动人的眼,禁不住愣了愣:“是你。”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