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渭北春天树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10节(第1/5页)
<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

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

黄澄澄的橘子香沁人心脾,春天捏在手中想着些有的没的,长留偎依着李渭,吃着吃着,眼看着眼睛眯瞪,李渭笑着摸摸他的脑瓜,唇边递给他一口茶水:“长留,喝口水再睡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睡。”孩子兀的转醒,“我要替娘守岁。”

    然而半柱香刚过,长留歪在李渭怀中,睡的沉沉的,屋中两人抬头相望一眼,会心一笑,春天去长留房中抱出枕头被子,李渭安顿他在炕上安睡。

    一时屋内寂静无语。

    两人无话可说,屋内暖融融的,火盆里烧着辟瘟祛病的苍术,微苦的药气绵绵升腾,阿黄围着火盆懒洋洋的翻出被火燎焦的皮毛,李渭抓了一把槌栗扔进火盆中,春天盯着窗棂上的窗花出神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春天回头,眨眨眼,轻声道:“外头下雪了。”

    李渭侧耳细听,在嘈杂声之间短暂的阒静中,雪从远方来,沙沙,沙沙的扑在窗上,细细碎碎,漫无边际,遥不可知。

    “这是今年冬天第三十七场雪。”她微微叹气,“河西的冬天,雪下得很多。”

    李渭饮尽杯中酒,痛快道:“也是最后一场。”

    长夜何其漫漫,这大概是一年中最热闹的一夜,人人都清醒喜悦,守过几个时辰,新的一年又来到身边,年岁更迭,周而复始,绵绵不息。黄尘清水三山下,更变千年如走马,时光何其迅捷,人又何其渺小。

    她兴许是有些倦了,神情有些恍惚,瞧着长留乖巧睡容,想微微倚着桌角,又将身姿挺直。

    李渭盘腿端坐在塌上,面前放一盏屠苏酒,心不在焉,无声慢酌。

    出神的两人俱被几声轻微的噼啪声惊起,原来是火盆里的栗子已烤熟,在火里裂了口。

    两人盯着火盆,李渭去挑火中槌栗,待凉剥开,一颗颗熟栗子黄澄澄香喷喷,他递至春天面前,慢声问她:“想家么?”

    春天目光落在面前栗子上,眼睫低垂,抿着唇不说话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他抬眼瞥她一眼,心念微动,一声无声低叹:“这个时候,你的家人也该想你了。”

    锵锵的梆子声远远传来,屋外鞭炮锵锣就在此时此起彼伏,噼里啪啦惊扰这寂静的雪野。

    子时正过,旧年逝去,新年来临。

    李渭起身道:“走,放爆竹去。”

    门外雪下得细密,他抱着一封红袍子,走向院里洁白无瑕的雪地,回头对抱肩倚门的春天笑道:“去给我拿支香来。”

    春天回屋取一支香,在烛上点燃,雪下的密集,她将香护在怀里,递给李渭。

    “站远点,小心炮仗溅身上。”李渭把她赶到堂下,点燃引索,爆竹声声如雷,噼啪绽响于风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