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渭北春天树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8节(第1/5页)
<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

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

李娘子轻声安慰她道:“别担心,总能找到的。”

    李渭起身,给她换一盏茶水,慢条斯理道:“不仅是我们留你,段公子也有意留你,你可还记得他,他原本是想一路照顾你,等你醒来再回长安的。”

    春天模糊记得有个锦衣公子,但全然不记得此人面容,手指摩挲着杯沿:“也没有来的及和段公子说一声多谢,不知道段公子有什么话要问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受伤那日的情形,和那些马匪,你还记得么?”

    春天深吸一口气:”记得。”

    “那日风很大,红崖沟里乱石扑面,我跟在商队后头走,刚走进一个山坳里,突然听见一声很尖锐的响声顺风传来————像是一种细细的哨子的声响,然后,然后周围突然有人马涌上来,有人抡着长刀冲上来,马鞭抽的很厉害,大家都慌了,我落在队伍最后,原是跟着大家一起逃,这时商队里有个男人把驮子缰绳塞在我手里,让我往回跑。”她脸色惨白,蹙起眉尖,想起当日身后那一刀剧痛,“他们在抢商队的驮子。”

    李渭沉吟半响:“你记得那群马匪的模样么?”

    她摇摇头:“那群马匪黑布蒙面,说胡语,眼神很凶,像刀子一样,但是...但是他们穿的衣服很像牧民的袍子,外面披着皮毡裘,腰带上挂着刀子火镰,我看见其中一个男人腰间还拴着兽牙和靛蓝色的鼻烟盒。”

    草原海子里的牧民在大雪封山、牛羊圈栏的冬天会下山假扮强盗抢掠行商。

    “商队的驮包里装的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商队有几十个驮子,驮包很轻,茶的香气很浓。”

    李渭轻轻摇摇头:“商队驮子被抢,也没人去官府递状子,你受伤滚下风沟,商队也只顾收拾东西逃走。”

    春天默然不语,李渭问道,“你在哪儿遇上这支商队的,里面的商人,你还记得吗?”

    “在凉州,听口音大概是关中一带的商人,但是行路很急,天黑了也不肯在驿站停留,我只跟着他们的牛车走在后面,说话倒是不多。”

    李渭心里盘算了一番,微微皱眉摇摇头,春天试探问道:“段公子是长安人?”

    “他原籍凉州,后家族迁居长安入仕,段老爷是礼部司郎官。”

    礼部屯田郎官只是个从三品的官秩,在冠盖如云的京中自然不算突出,但对段家而言,从江湖走商贩货的商贾之家,脱胎换骨成为诗礼簪缨随侍銮驾的高府门第,却也不易。

    第11章 清平乐

    李渭回家不过一日,家中大门的吱呀声不知响过几回。

    街坊邻里纷纷登门拜访,邀酒赴宴,喝茶小坐,骑马野游,十分殷勤热心,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