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渭北春天树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6节(第1/5页)
<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

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

“后来呢,那位穷书生睡醒了发生了什么?”仙仙追问。

    “什么也没有。”长留低下头,小声道。

    “衣裳错了。”春天缓缓走过去,“若是一品大官,那他穿的官服不是红色大蟒袍,而是紫色团花襕袍,也不带宝剑,官人们喜欢挂金鱼袋。”

    长留呐呐:“我是听戏文里讲的...”

    “后来呢?”春天笑问,“我从没听过这出戏,穷书生后来怎么样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李娘子倒是颤巍巍的走来,她尚未梳洗,神情憔悴,目光先落在长留身上,而后对几人笑:“今日又是我最晚晨起。”

    仙仙打来热水,服侍李娘子梳洗装扮,春天一旁无事,便拿着梳篦替李娘子梳头。挽过发髻,春天见妆台上有盒白玉小瓶,上绘朵滴艳牡丹,旁侧有丹红印章,认得这是妆粉,便递于李娘子:“娘子搽这个罢。”

    李娘子接过妆粉盒,在手中摩挲一番,又盖上,笑言:“这个留着以后再搽吧。”倒是拿起手旁的米粉盒子,沾手往脸上傅粉。

    想是艳妆明抹桃红妆就,留待归人。

    这日长留正坐在桌上写字,阿黄低声呜呜叫了两声,身子拱着往里钻去,门外噼啪一阵脚步声,赫连嘉言探头喊道:“长留,长留。”

    “做什么?”长留停下笔,抬头望着他:“说好的一起来念书,你怎么晚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身上的衣裳怎么又脏了。”长留皱着眉头,“你从哪儿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城西有个富商娶妻,门前撒喜钱,我抢的最多。”他从沉甸甸的袖管里抓出许多钱,“喏,你不是看中那只雀儿了么,我同你去买。”

    “明日夫子要考书,我还没背熟。”长留问道,“你书可念完了?”

    “反正夫子也不管我。”赫连嘉言撇撇嘴,“走走走,我去同你买雀儿去。”

    长留拗不过嘉言,两人携手出门玩耍去。

    不多时,陆明月登门来寻嘉言,知晓两人出门玩耍,叹气道:“这孩子,整日里不着家。”

    她与李娘子闲坐片刻,便告辞出门,却被春天唤住:“有劳陆娘子挪步西厢说话。”

    陆明月偏首而笑:“春天姑娘却是何事?”

    春天从枕下拿出一块帕子,递于陆明月:“想请陆娘子替我瞧瞧...”

    陆明月接过春天的帕子,倒咦了一声,只见墙角杂草中,藏着一双青眼,半只青翅,长须细腿,遥看是一只藏在草丛中的寒虫儿,一幅绣图栩栩如生,如漆墨挥就。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