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渭北春天树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1节(第2/5页)
<
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

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

边门一开,到城里歇歇脚,补充些水粮。”孙老汉道,”现今商队都从敦煌道改至玉门行走,驮马络绎,若再晚些到,照检过所关牒少不得要花个大半日功夫。”

    严颂点头称是,几年前朝廷与突厥大战,打通了突厥盘踞的伊吾故路,把前朝废弃的玉门关由敦煌东迁百里至河仓县葫芦河上游,屯五千玉门军,八百军马驻关。伊吾道未开之前,商队使者多从敦煌取道西域,敦煌路多沙碛,道路常被风沙掩埋,只能凭着沿途的人畜骸骨和掉落的马粪辨路,一路上又多些诡谲异事,人人不堪其苦,现下伊吾路重回朝廷之手,重设十驿,故而商队络绎,使者往来不绝,甚是忙碌。

    城门一开,旅人们下地活动筋骨,准备照检过所文书,人群中拨出匹矫健枣马,上头坐着名锦衣鹿靴的年轻男子,眉目英朗,风姿潇洒,衬着身后的黄沙艳霞,翩然入画,十分耀眼。

    这锦衣公子同身侧短须白面的中年男子说了几声,两人一同翻身下马,双双穿梭进驼群查看包袱,又令人抱出粮秣来喂食驮骡。

    严颂眼光毒辣,打人群里就瞧见此人,问道:“那锦衣公子?看着倒不似买卖人。”

    孙老汉嘿嘿笑了一声:“这是陇西段家的二公子。”

    严颂哎了一声,打量道:“凉州段家?”

    “可不就是。”孙老汉抿一口烟丝,“自从段家长房东迁后,河西买卖都交给二房打理,可这回不知怎么着,竟来了个长安段家人。”孙老汉捻着烟草叶,“这二公子,进退有礼,人又谦逊,极好。”

    河西一带谁人不知陇西段家。段家商贾出身,买卖却不在中原,山东青州的丝绸,江浙的刺绣生绢,四川的蜀锦,越窑邢窑的瓷器,江南的茶叶,凡我所有他处无之东西,悉数装入驼驮,过陇西黄河,经河湟谷地,沿着祁连山一脉,驮马叮当远走西域,运回价值连城的乳香,没药,麝香,血竭,马匹,珍珠异宝,流入天下八十一州,流入王孙贵族之手。

    几代下来,段家获了多少资帛,藏了多少天下奇珍,谁人也说不清,只知道段家金银铺地,兰木为薪,富可敌国。

    三十年多年前,段家长子段芝庭登科入仕,走商营生交给次子段傲明打理,长房脱了商贾的袍子,迁居长安,携了金鱼袋白玉銙,一脚跨进了朱门深院。

    严颂顶着军里芝麻大小的小职,对朝廷边角传闻却了解的很,此刻摸着下巴:“听闻皇上新纳的妃子就出自陇西,是段家旁支...”

    这边正说着,城门那处却起了争执,一戴着高筒毡,高鼻长胡、浓眉深眼的波斯人牵着骆驼,叽里呱啦的同一个绸帽青衣的汉人吵了起来。

    那汉人中等身材,足足比波斯商人矮了一个脑袋有余,此刻气红了脸,仰头骂道:“你这厮没有道理,你的骆驼赖着不走,便让一让,让后人先行,做甚么占着路。”

    一只灰毛骆驼觊觎城门旁的刺草,啃的正悠闲,趴地挡住了大半条道,波斯商人汉话说的不够流利,口音也重,又见后头一行人口有怨言,难免有些急躁,一番叽里呱啦的解释更是不知所云。

    后头有一十七八岁的憨厚少年骑着匹大青骡子上前,帮着牵赶骆驼,那骆驼也怪,越赶它越悠闲,此刻四腿一跪卧倒在地,索性把城门堵了个严严实实。围观众人又气又好笑,那骆驼忒皮糙肉厚,马鞭脚踹都不管用,波斯商人在一旁束手无策,看着自己的骆驼被众人靴子踹的脏兮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