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渭北春天树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1节(第1/5页)
<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

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

==========

    《渭北春天树》

    作者:休屠城

    一句话简介:少女x大叔 古代西北公路文

    立意:古代西北深度自驾游

    ==========

    第1章 玉门关

    天蒙蒙亮,灰蓝天线露出鱼肚白,寒风乍停,四野静寂,不远处几点火光渐次熄了,高耸夯城在辽阔荒野里露出了模模糊糊的轮廓。

    漫天星子黯淡,只余正空中几粒,触手可及,伶仃雪亮。城上兵盔锃亮,上覆薄霜,粘住红艳艳的头缨,九月的早霜季节,这儿的夜格外寒冷。

    正当卯时,边城尤在酣睡中,守城火长匆匆抹了把脸赶上城墙交值,站岗兵卒中有几个刚从两广征过来的新兵,冻了半夜,嘴唇发紫手足僵硬的挪下戍楼,被火长一杆铁枪敲在头盔上:“他娘的,才站了半宿就跟瘟鸡似得不死不活,都给老子挺起腰杆来走路!”

    火长名严颂,身形枯瘦,敦煌县鸣沙山人,在边军中摸爬滚打二十余载,四十余岁就已是满脸风霜,严颂此前一直在合河镇戍边,几年前朝廷把合河镇戍军编入玉门军重,严颂才迁来此处。

    天色渐熹,风席卷旷野,沙石渣土被吹的又脆又冷,头顶已是澄净如蓝玉,天边团着几朵似火如练霞云,严颂上下巡查一遍,倚着墙垛抖抖皂靴里黄尘,墙角下灰扑扑的芨芨草被风沙的埋了半截,茫茫漠野里尽目是黄沙坷砾,不带一点生气。

    霞光照耀的最远处,一团黄蒙蒙的扬灰迎着橙红光芒慢腾腾从西北处来,严火长观望许久,自怀里揣出个古旧的千里眼,凝望片刻,干瘪的脸上有些许笑意,他朝城下戍兵挥挥手,晃悠悠背手走下来:“他娘的,准是孙老皮子那拨人。”

    或许是无垠平沙太单调,显得太阳硕大而艳丽,红彤彤的爬出云翳,越上沙丘,将脚下这片黄沙渲染的鲜红如血。

    耀眼晨光里,黑影渐渐显出轮廓,驼铃声晃悠悠吹来,迤逦而行的队伍中,服饰面容各异的男人背着行囊,带着驴驮、骆驼、牛马、不紧不慢走近这黄沙漠漠最后一道关戍————玉门关。

    领头的几个男人骑着高头大马,其人有胡有汉,腿上挂着箭囊,其后随着一个骑骆驼抽旱烟的老者,后头拉拉杂杂跟着百来个旅人,俱是满脸倦色裹在毡裘里,其中多是黄肤黑发的汉商,亦有高鼻秃发的大食人,皮帽贯头衫的波斯人,浓须白衣的栗特人,还有几位袈裟挂珠的和尚,叮当作响的驮骡上俱覆着大软包,商队外围又跟随着不少负箭男子,昂首驱马而行。

    抽旱烟的老走马人满头霜发、精神矍铄,正是火长口中的孙老皮子,老皮子是对驼马道上走马人的谑名,老者名孙行翁,甘州人氏,六十开外,在西域一道的商路上走了四十多年,是道上顶有名的向导,此时翻下骆驼,咬着旱烟嘴先给严颂作揖,笑的满脸生花:“军爷,老汉可又来叨扰了。”

    “走了五个多月,再不回来就该急喽。”严颂笑道,“城门刚开,今日里您是头一拨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托了朝廷的福,玉门重开,道路畅快,小的们紧赶慢赶,趁着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